RSS订阅花间酒
你现在的位置:首页 / 悦读 / 正文

今年我29岁 献给出生在1986的我们

0 悦读 | 2015年4月14日

今年我29岁,最后一个2字头的生日。
一时间竟然无言,是不敢前瞻还是不敢回望?


今年我29岁,年岁如常增长,心智却不按理出牌。当头棒喝,抑或是醍醐灌顶,宛若参道,五味杂糅。
今年我29岁,大道理只要想讲,能通宵达旦不眠不休。但是却无法在夜深人静时驯服面目全非的自己。


今年我29岁,事业只是糊口的工具,当初信誓旦旦的“热爱”,已经成为十字路口那不知所踪的风。老先生说的那些理想梦想,当时觉得有多辉煌和震撼,现在就觉得有多暗淡和虚无。
今年我29岁,还在心心念着小loft,曾经属于自己的那个小小角落现在不知道被新租客改造成何般模样。对于那时的自己,那个阳台房就是自己的家,安放无处安放的自己。
今年我29岁,在自己尚有太多困惑的时候需要为一个新生命解惑。没有问过她的意见,仅凭自己的意愿就把她带来这个世界,从此她的一切,与我休戚相关,我诚惶诚恐。
今年我29岁,爱人和挚友是唯二暖心的安慰。从来不信山盟海誓和磐石蒲草,也反感矫情的猜测和试探,只有直来直往的交心和宁静安好的当下才是真正的安全感。在天塌下来的时候,有人和你一起顶着,就够了。
今年我29岁,存款还是4年前的那几位数,收支开始呈现诡异的平衡。砍掉随性的玩乐,砍掉任性的采买,唯一保留下来的是买书。收到的最好的礼物也是书和碟。谁说的,身体和灵魂,至少要有一个在路上。


今年我29岁,日子过得不温不火,少了放肆,多了沉静。
今年我29岁,已经收起了勇猛小战士的气性,老胳膊,不对,肥胳膊肥腿的,也勇猛不动了。曾经想千山万水,现在只想偏安一隅。曾经一言不和就拍案而起,现在只会视心情看是否抗辩。曾经黑白灰控微笑控声音控波点控格子控,现在,顺当时的眼就好。


曾经,我觉得做人最大的失败就是被现实改造,现在,我敲敲自己的脑壳和身体,“嗯,还欠点火候”。

如果你也和我一样,出生在1986。

 

上一篇:加拿大夫妻自建水上房屋 隐居20多年下一篇:给女儿的第一封信

猜你喜欢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必填

选填

选填

必填,不填不让过哦,嘻嘻。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